一叶不知秋

妙不可言

加油!Day1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和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亲亲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和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亲亲】

—爸,你那边啪啪响干什么呢。

—哦,你妈又在打我。

—……不准她这样,你凶她嘛!

—……哪敢啊。

依稀,电话里传来了2.0版的啪啪啪声响。

听说,你越喜欢一个人,看见他,那种爱得牙痒痒,完全压抑不住想动手打,掐,捏……

难怪,每次回到家,总会扑到爸身上啪啪啪打几下。

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娘日常_么么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娘日常
【么么】

—妈妈:哎呀,你去弄点酸菜嘛,下饭。

—爸爸:你自己要吃自己去弄。

—妈妈:那,你去弄点酸菜,去。

—我:……你要吃自己去弄。

—妈妈:[吃米饭][夹菜][咀嚼咀嚼……]

—我:[虽然心里也被勾起了吃酸菜的欲望][默默忍受][夹菜][咀嚼咀嚼……]

—爸爸:[在家没人能比妈妈还懒][习惯×n][起身迈向泡菜坛]

—妈妈和我:[开心][开心][开心]

几坛酸菜,粗茶淡饭。
晨钟暮鼓,如是人家。

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小公举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小公举】

听说,在爸妈小时候那个年代。
家庭拮据的,是占大多数的。

由于外公是陶匠,妈妈可以算是一个月能吃点香蕉草莓的小公举了。
……

[系统]:小公举获得[棉毛裤]!

[小公举 ]:[开心][举手][开心]

[小公举]:[琢磨如何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一条碎花花的棉毛裤]
为此,小公举很烦恼。
……

平行时空

[土狗爸爸]:[辛苦的干活][挑粪][搬农具][打猪草][……][听说全村子的人都知道我是要干活的小孩]
为此,土狗爸爸也很捉急,什么时候可以摸个鱼啊。
……

课间

[小公举]:[开心的在走廊过道来回走动][开心]

[土狗爸爸]:[默默注视前面流着鼻涕的小公举][难以理解为何这位小公举要撩起半截裤腿漏出半截碎花棉毛裤][很好,这位画风清奇的小公举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]

记忆中,妈妈总会做一点画风清奇的行为来满足自我的小愉悦。

挺好的,她一直很快乐,做这些事情。
爸爸也一直很宠他。
毕竟,就当为人类社会做贡献了,这样画风清奇的女子。

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满满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满满】

—很好,这一家人对你的印象蛮不错的,看来有戏。
—来看吧。
……
—怎么又不中意了呢,之前谈得蛮好的。
—你看那个闷棍子,半天打不出个屁来。
—……那咱们再找找。
……

这,确实记录着早年妈妈在家人的安排下,辗转相亲的故事。

虽然妈妈在她是小公举的年纪就闹着说“我以后肯定是要自由恋爱的,别给我说媒”,信誓旦旦。

至于在读书期间和我土狗学渣爸爸的欢喜冤家的乱七八糟的恋爱史,暂且不说,如何走到学霸妈妈远行亲戚家到处相亲说媒的地步。

那些都是前话。

总之……

远来的一封情书,打破了这一相亲战略。

据考证,此情书可谓字字铿锵,情意绵绵,不可绝也。
……

—[某亲戚甲]:口胡,你竟然早就有情郎,还让我在这儿费心费力不讨好。
—[某亲戚乙]:你看看,人家情书都寄过来了,两个人还没断啊……
—[蒙逼的妈妈]:[咦……][人家什么都不晓得][……][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相个亲]
……

故事的最后,自然是有了我。

感谢那一封(最后被我爸[阴险]销毁了的)情书,那封信,彻底
地把我妈妈打包回了老家,笑。

至于,信的内容,我也成打趣着去探究过,无非是一些,啊啊,我会一直等你,直到你结婚为止,我是不会放弃的……

突然觉得老爸莫名的很苏,土狗版低配的霸道总裁,微微的羞耻。

可我总觉的,那封信表达的,也就是很简单的心意。
心里满满都是你。

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挥挥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挥挥】

嗯,这次说个很默契的故事吧。

妈妈很开心,因为新的工作给她带了了很多新鲜的事物。
我们都为她开心,这是自然的。
……
故事开始在一个微微亮的清晨。
妈妈很早起床,梳洗打扮,出差。

特意向同事阿姨请教的得体装扮,她仔细的准备好了,我们瞧着也不错。

妈妈:[怎么好意思][天生丽质了我]
……
似乎一起都进行得很顺利,我也目送她挥挥手关门下楼,想着还可以睡个回笼觉。

经由客厅,见爸爸懒懒的依靠在阳台窗沿,余光延至楼下,安安静静的。

爸爸:[稀松眼神][眼神渐渐灵动起来][掀起嘴角]你看,你妈一会儿就要叫你了。

我:[哦(⊙o⊙)哦][不明觉厉哦]这是为啥子……

爸爸:[笑][不置可否]你等着看。

我:[死鱼眼][等等就等等]
……

真的是一会儿,不多不少,爸爸话音刚落之时。

楼下传来妈妈的呼喊[哎哟,幺儿快下来嘛,这个什么门哟,开都开不了balabala]

爸爸:[得意][的][笑]

我:很好,原来如此。

先吼一句[我来了,等哈哈儿]再说,我忽而夺门而出,不然我觉得我的结果会很难看,母上大人的命令岂容丝毫懈怠。
……

事实就是这样,故事的结尾,我拉着妈妈指着在她右侧的开关[……保守估计一个小手机这么大一个开关][亲爱的小公举妈妈您好歹住了五年了都不开门的吗][真是拿你怎么办]耐心的跟她说,把您的手轻轻一嗯,"哔~"就会"当当当~"打开门啦~

妈妈:[你难道是智障看不出我已经懂了你为何还像个小孩儿教我干嘛][我怎么会有个这么智障的女儿][假的都是假的][……人家其实会开门]哦哦,这样嘛,简单,好了好了,你快回去吧。[开心奔向远方啦啦啦出差辣]

我:[是的小公举妈妈这么好看说的一定都是对的][心累不想说话]…………

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。

阳台窗前,爸爸微微侧身,正向着楼下认认真真的挥挥手,停留稍久。
故事真正的结尾。

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痴痴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痴痴】

学生时代的学霸妈妈要出门了。

是和一群童鞋出去浪一浪[注意在此就未曾邀请比如说正处这个阶段的学渣老爸]。

浪一浪,美其名曰,那个时代,却具有一些进步开放的思想,是不错的。

然而,学渣爸爸:[不开心][更不放心]
……
我能想象,乌漆墨黑的夜,昏黄的灯,一行人,少年风光。

呃,电线杆亦或是后面某个垃圾堆后面就可以……

[系统]:[叮叮叮]恭喜您拾取了痴汉老爸一枚~

至于,最后这件事,是怎么从我妈妈口中作为床头故事打趣着说出来的,究其原因,便不得而知。

也许,在某个转角。
小姐姐也有驻足,温柔氤氲的回眸一眼含笑。

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走走走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
【走走走】

外婆说的,爸爸这个女婿是很让人满意的。
这就要谈起一些小心机了。

爸爸:[得逞][得意]第一嘛,要嘴甜。

镜头回到N年前,山里的院子。

“阿姨,你回来了……”/“阿姨,家里收成了好多白菜,想着给你们多带点……”/“阿姨,你看叔叔是不是需要……”/“叔叔,我这里……”/……
以下省略相似情节。

爸爸:[感慨]第二要义嘛,要肯干。

镜头再次拉回N年前,山里的院子。

外婆:[咦~][疑惑][四处张望][……谁把我刚泡好的一大洗脚盆的衣服洗好了……居然还晾得整整齐齐的]

被晾衣物:[今日的风儿甚是喧嚣啊]

外婆:[那个傻小子又背了好几背篓的青菜][……鲫鱼][花鲢][黄鳝][田鸡][……]

被献物什:[啊人生真是如浮游缥缈啊]

外婆:[所以说,这个傻小子把我家当自己家来这么勤了][……碗筷你可以不洗的][是客人吧……]

外婆:[有种家里多了个儿子的错觉]
……

妈妈:[怎么了怎么了][家务变少了开心么么哒][不用天天放牛割草喂猪洗衣服做饭洗碗……老开心了么么哒][明天,放了学你还来吧嘻嘻嘻]

爸爸:[他们都不知道我在下好大一盘棋][我也很开心的,不累]

爸爸:[思绪停顿][展颜微微一笑]当然,最重要的是,是坚持。

关于这一点,我觉得再多的笔墨也是无法渲染个中情节的。

很多时候,坚持到最后的结果,也是无法预知的。当然,如果最后是很好的话,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,过程让我怎么哭都可以。

莫名觉得爸爸笑容中,难免品出些许苦涩。
虚惊一场,大概是最幸福的吧,在你以为你要失去的时候。

那些年,我用脚步丈量两地的距离。
那些年,我翻越高岭,转山转水。
终于来到你身边,你,要跟我走吗。

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
一叶不知秋

【家书】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狗粮日常_豆豆篇

床头故事系列之隔壁学霸与学渣的撒 狗粮日常
【豆豆】

一家人,闲在一起,黏在一起。

电视里,无一例外的,一定又是抗日神剧了,客厅窗帘半敛,暖黄色调。

爸爸舍不得开的客厅吊灯,可爱的坠有两三颗,闪闪的,亮亮的。

至于我们三只的分布,总是有规律的:
以爸爸为中心,我与妈妈各占一隅。

殊不知,这种战略分布,是为了避免我和妈妈的争端与冲突。

这时候,爱吃豆豆的爸爸就忍不住从茶几抽屉里摸出一大袋炒制胡豆了,就那种吃了后特能放屁的那种,老爸特喜欢吃,妈咪特喜欢给他买。

爸爸:[为维持高冷淡定稳重的形象][装作以不经意间摸出豆子的假象]

妈妈:[偷偷瞥][笑]

我:[亮瞎眼咯][虐狗咯][看神剧][麻痹自我][同志们,八年抗战又开始了……]
……

待到爸爸装逼的剥好胡豆。

妈妈:[头已挪好就位][更加凑近爸爸][等待投喂状]麻溜的,墨迹啥!

爸爸:[我就知道][有食物的地方就算是蠕动也要蠕动靠近的人是不会放过我的豆子的][无奈][动作却很麻溜地进行精准的投喂]

我:[誓要与妈妈争夺老爸的战争硝烟再次弥漫][硬是把头调换方向凑近老爸][紧急等待投喂+1]麻溜的!我要一把!

妈妈:[投来终极奥义之眼神绝杀]

我:[斗起胆子把头挪得更向外]

爸爸:[半垂眼帘][偶瞥电视][默默地给我投来一丝眼神,带有意味的那种][却又温吞地仔细剥着胡豆]

我:[受到暴击][唉][是的妈妈才是你的小公举][哭唧唧还让我体会你的眼神]

左喂喂,右喂喂,不快不慢的,都给了我们。
他安静又安然的眼神,日光也缓缓。

2017.04.06
一叶不知秋